【病不绝望】余美玉分享经历走出癌霾10年前后判若两人

时间:2020-06-13

【病不绝望】余美玉分享经历走出癌霾10年前后判若两人【病不绝望】余美玉分享经历走出癌霾10年前后判若两人【病不绝望】余美玉分享经历走出癌霾10年前后判若两人【病不绝望】余美玉分享经历走出癌霾10年前后判若两人

10年前,未患上乳癌时,她是一名少出外参与活动的家庭主妇;被确诊患上乳癌后,她只懂得掉泪,情绪困扰严重到必须服用镇静药。

10年后,今天的她除了参与不同的手工班、跳排舞、有氧舞蹈和尊巴,都有她的倩影,而且活力十足!

现年53岁的余美玉表示,10年前的某一天,她突然摸到自己左边胸口有个硬块,当时就失了魂,只懂得哭。

"以前的观念是有硬块就是乳癌,乳癌就是死,所以一摸到硬块就已六神无主了。当时,我的孩子还小,我生活的重心就是接送孩子上学放学、看顾孩子生活起居,心中很担心孩子怎幺办。对我来说,世界末日来临了。"

她把事情告诉丈夫后,隔天就前往检查。由于她太悲伤,家庭医生没多说,只要她们前往专科检查,并要丈夫协助她做决定。后来,专科医生告诉她,确诊是乳癌,需进行切除手术,她听了就只是坐着哭。

接受不了患癌事实

谈起那段艰难的经历,她的眼睛稍稍泛红。她说,丈夫当时一直劝她要面对,并安排3天后进行手术。

“那3天,我一直在哭,医生给我服用镇静药。家人和朋友都给我鼓励劝告我,但我就是没办法接受。那些日子,我坐在电视机前,但其实根本不晓得当时的电视节目内容是什幺。”

余美玉表示,手术一个月后开始进行为期半年的化疗。手术后的她仍旧情绪低落,接受不了自己患癌的事实,依旧需要服用镇静药。

她提到,患病前全心全意照顾孩子,但患病后发现孩子的成绩退步了,这也让她不好受。

“进行化疗后,我开始掉头髮,只要一拨头髮就掉一撮。”

她说,自己很爱漂亮,对髮型有一定的要求,因此,掉髮这个情况也让她深受打击,情绪有更大的起伏。

“后来,我的弟媳带我去剃光头。因为自己接受不到这个情况,还特别要求不到平常去的髮型屋,要到不曾光顾的髮型屋,为的就是不要遇上熟人。”

她说,她长时间的忧郁状态让朋友看不下去,特别介绍她前往昔加末乳癌康复关怀协会,希望她能够在哪儿重拾欢笑。

“当时,协会每个星期天会举办活动,大儿子就负责载我到协会去参与活动。”

参与昔加末乳癌康复关怀协会活动后,余美玉渐渐不再把自己与负能量捆绑在一起,逐渐有了欢颜。手术后的一两个月,她才停止服用镇静药。

心理煎熬 超越身体痛楚

现在的余美玉几乎每一天都会到昔加末乳癌康复关怀协会去,有时是参与手工班、歌唱班,有时则与其他会员聊天交流。遇到乳癌患者,也会把本身经历告诉对方,鼓励对方。

“前几天有个新的会员到来,一直哭说放不下孙子,每天夜里都无法入眠。后来,她听了几名乳癌康复者的经历后,就慢慢放下,夜里也能入睡了。”

聊起本身患癌的经过,她表示现在已能坦然面对,既无惧别人对她是癌症康复者的指指点点,也可以毫不扭捏地公开演说。

“其实,我到协会参与活动一段时间后就能接受自己患癌的情况,心里也放下了。因为能够接受和放下,我曾在一个讲座上分享自己患病的点滴。那时,我就知道自己是真正的从患癌的阴霾中走了出来。”

她说,有些人不知道她患癌,在上台分享的隔日,她前往巴剎买菜时,有些人也特别想她问起病情。

她提到,有的人是真的不知道,但也有些人会对她指指点点。她曾遇上有人在指着她说“这个人患乳癌”的情况,但现在的她也已经不在意了。

余美玉说,这一切都因为有协会会员的陪伴,开心或不开心都有人能够分享,真的帮了她很大的忙。

“患癌,心理的煎熬其实远远超越了身体上的痛楚。”

癌过之后 开始四处游玩

余美玉表示,朋友们都说难以想像从前的她和现在的她如此大分别。

“我从一个不出外参与活动的家庭主妇,到现在经常参与协会活动,也参与舞蹈活动的人,出现了很大的转变。”

她说,患病前的她不只不参与活动,就连旅游也不去,反而病了之后才开始四处游玩。

她也提到,对孩子的态度也有不同。患病前,孩子的所有事务都由她一手包办,患病后才慢慢放手,让孩子更自立。

“当时,念中五的大儿子已经考了驾驶执照,但出入仍是由我接送。直到我患病后,大儿子负责开车载送弟弟去学钢琴、补习等,也载送无法驾车的我到协会。”

余美玉指出,患病时,家人给她很大的支持。儘管家人也非常震惊,但相比她的不能接受,家人比她更坚强。

“不管是患病时候的我,还是病癒的我,家人都给我最大的支持。例如现在我经常出外参与活动,家人也非常支持。”

她提到,大儿子已婚,她目前协助照顾孙子。不过,如果要外出参与活动,其妹妹会协助她照顾孙子,让她安心出外。

“妹妹在我患病时,也经常陪伴我前去化疗。”

文/叶静薇.2018.01.3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