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他 怕他 利用他──Google(四)

时间:2020-07-23

爱他 怕他 利用他──Google(四)

射月计划——十兆台币市值背后的祕密答案,要向Google 总部寻找。加州阳光,十度C。青翠的草坪间,Google员工骑着色彩鲜豔的脚踏车自由穿梭。沙滩排球、健康的蔬果汁、迎宾客厅的大飞机,都教人难以想像,这家古怪有趣的硅谷公司,已长成全球拥有最大梦想与野心的企业。

Google一脚踏稳网路世界,另一脚已踏入野心勃勃的「射月计划」,包括Google眼镜、无人驾驶车Google Car、漂浮在纽西兰上空平流层的wifi热汽球,Google正将你我推向一个「万事万物都连上网」的移动大未来。

在这个快速逼近的未来里,所有的交易,都是网路交易。所有的记忆,都储存在云端。虚拟的网路世界,也是真实人生。你没被搜寻到,似乎就不存在。「我们身处在电脑运算革命大海啸的开端,现在我们只是触及皮毛,」负责Android作业系统与Chrome浏览器两大平台的资深副总裁皮蔡(Sundar Pichai)告诉《天下》。四十一岁的皮蔡,现在已是Google第四把交椅、热门接班人选之一。

「最大的力量,将来自于将每件事物送到每个人手中(bring everything to everyone),」皮蔡举例,你需要车子时,无人驾驶车自动出现在你家门口。你需要看医生时,医疗诊断自动出现在你家电视萤幕上。

大胆思考 聚焦长期

在印度泰米尔那度长大的皮蔡,童年印象中的科技巨擘,是卖两千美元主机电脑的IBM。如今,他的口袋里藏着一支功能远比IBM主机电脑更强大的手机,但却神祕得还不能掏出来给记者瞧瞧。皮蔡认为,十亿的Android手机、七亿多的Chrome使用者都还「只是」创新的基石。在这平台上,更多的创新服务,例如租车公司Uber、或是健康医疗服务,将不断繁衍,开创市场。

大胆思考、聚焦长期,是Google创下市值新高、登上高峰的祕诀。和Google创办人佩吉(Larry Page)并肩工作九年的皮蔡,说到佩吉赋予他的新任务时,只有一句:「力促极大规模的创新。」曾负责广告的前Google副总裁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有一次提心吊胆对佩吉坦承,她犯了一个大错,害公司损失数百万美元。

「我很高兴你犯了这个错,否则,我们冒的险还不够大,」佩吉对比他大四岁的桑德伯格说。

Google有多大胆?

Google去年在美国推出Google光纤,比美国平均上网快一百倍,逼着美国电信公司纷纷提高网速。Google在纽西兰上空、比飞机飞航两倍高的平流层中,安置了三十颗装有wifi的热气球,试着要让全球偏乡都能上网。Google现在衡量新产品服务的绩效,使用者单位从「十亿」起跳。Google甚至成立基因公司Calico,企图延长人类寿命。

Google的长期有多长?答案是,五十年。「如果我说我要一支成本一美元的智慧手机,大家都说不可能。但我把时间拉长成五十年。我们现在就会开始投资,沿途中,顺便找到赚钱的方法,」笃信科技的佩吉说。Google的版图不断扩张,从虚拟网路,到实体手机、平板电脑、眼镜、汽车、光纤网路等。外界总是看不清,Google琳瑯满目的产品地图。华尔街分析师总爱攻击,Google不够聚焦核心业务,贪多嚼不烂。

到底,Google要做什幺?Google眼中的未来,逻辑其实很简单:变成人人的第二个大脑。穿着牛仔裤、布鞋的耶欧舒华(Tamar Yehoshua)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也是Google搜寻副总裁。她自有一套平衡生活与工作的方式。

她拿起手机问:「我下一班飞机是什幺时候?」手机答:「西南航空二七二五班机,十一月二十七号晚上十点。」这是Google语音搜寻。结合了个人行事曆、外部资料库。Google会告诉你,根据现在路况,你该什幺时候出门才不会塞在路上。

当苹果创办人贾伯斯把滑鼠拿掉,让三岁小孩都能「滑」开手机。Google要连手都拿掉,要人直接和云端智慧「对话」。「Google就是专心想,我们可以怎幺帮助你生活更简单,在你不需要时,Google就闪人,」耶欧舒华说。

Google打算成为无所不在的随身云端个人助理、你我的第二个大脑、你我的潜意识。

耶欧舒华想像的「终极」搜寻引擎是,当她在后院和儿子玩棒球,她可以同时对屋里大喊:「下一场巨人队比赛是什幺时候?帮我录下来,提醒我记得看。」家里的Google搜寻引擎管家会帮她完成一切。Google拥有的力量,正在挑战人们的社会习惯。

就连一向拥抱科技的《经济学人》也跳出来,呼吁各国政府要立法规範科技业发展的穿戴式装置。否则,Google眼镜普及后,「一眨眼间,你我的隐私就消失无蹤,」《经济学人》十一月封面文章警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