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the hell is LOMO and Lomo

时间:2020-05-24

虽然网路上很多人写过LOMO这回事了,包括我(cake)也是,不过既然要讲LOMO还是从盘古开天开始讲吧。所谓的LOMO,其实是个头文字的缩写,就是列宁格勒光学机械协会(Leningradskoje Opitiko Mechanitscheskoje Objedinenie),取头文字简写就是LOMO啰。那这个发音要怎幺唸咧?别说大家都会,我还真的听过有人唸作「喇莫」的(XD)。

请大家爱用Google翻译的发音功能吧,LOMO就是这样发音的(请点左下角的喇叭图样),懂了吧!
话说回来,这个光学机械协会是干嘛的咧,其实详细介绍可以参考他们的官方网站。点进去它就分为两大部分,左边是LOMO PLC,右边就是多人所知的邪恶帝国(误)Lomography。要看真正的LOMO的相关资料,请点左边的LOMO PLC的那个网址进去看啰!

LOMO错综複杂的血统与传说

如果要讲得更详细一点,在很久很久以前,大概在距今一个世纪前的1914年,在俄国沙皇的军队中,有个单位专门在製作供应军队使用的光学仪器,叫什幺名字就别管他了(如果你坚持要知道,那他一开始是以Russian Optical & Mechanical Company的名义开端的)。因为很快的就转变成苏联在工学仪器跟及军事科学的一个组织,就是上面提到的列宁格勒光学机械协会,LOMO号称自己当年是欧洲最为先进的光学仪器製造商,也有生产线在支应这些产品,并曾经和许多苏联体制下其他光学军事工厂合作过(听说中间工厂经历了GOMZ跟LOOMP等名称,后来才和其他工厂一起整併为LOMO,众说纷纭),所以才会造成一些挂牌LC-A及其他相机血统错综複杂的情形发生。

▲LC-A曾经在许多苏联体制下的工厂生产过,因为版本众多,左为LOMO生产的LC-A,右为ZENIT(ZENITH台湾有过代理商翻作增你智)所生产的LC-A。


败也LC-A 成也LC-A

有人可能会问:「那苏联都解体这幺久了,那这个LOMO怎幺还那幺出名啊?」我想这就要从LC-A(Lomo Compact Automat,一样取头文字就是了)这台相机说起了。故事说法有两种啦,反正大同小异,大家也就都听听看吧!官方说法是,一个苏联国防及工业大臣的得力助手 Igor Petrowitsch Kornitzky先生,有一天不知道为什幺将一部日本製的随身相机放在他同事Michail Panfilowitsch Panfiloff的桌上,阿这个人好巧不巧刚好就是主管苏联 LOMO 和光学工厂的人,这台相机就是Cosina CX-1(应该是在1966年就已经生产了,反正比LC-A早就对了),基于这台相机「很有趣」的莫名原因,他们开始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的 LOMO工厂生产这台相机的「改良版」就是LC-A……。费曼先生我看您还是别闹了,在冷战时期的苏联?只因为相机有很多有趣的可能性就开生产线生产相机?上演上面那一套看起来像是友情与爱情的办家家酒?

▲拿一张失败的照片给大家参考(话说室内手持LC-A用100度底片拍摄,要不手震我就是神了我)来说明LC-A的地位。这是摆在香港Lomography里的大型LC-A+模型,说LC-A是LOMO的机皇也不为过。

我们还是来看看网路上流传的另一个说法吧!在1982年间,苏联军方下了一个指令,希望可以生产一台适合全天候使用的相机,作为军事(一说是间谍)用途,于是乎,LOMO在参考(ㄈㄤˇ ㄇㄠˋ)了Cosina的其中一台轻便相机CX-1后,就生产出第一台LC-A,但是这台相机军方似乎不买单(太大台?随随便便故障?快门声太大声?),所以就囤一堆相机在那边,听说当时还发起了:「人手一机记录社会主义」的活动把库存给消耗掉。以上两种说法,大家想要相信哪一种?科科。

至于LC-A后来成为Lomography的开山始祖跟传家宝,继续成就了今天大家所熟知的LOMO世界,这就是接下来的另一段故事了。

相关文章

What the hell is LOMO and Lomography《下》

LOMO印象与Lomography的功与过

LOMO三剑客LC-A、Kiev35a、Fed50与达太安(谁?)

本文同步发表于cake一块蛋糕LOMO原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