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维修员兼中医师‧许明福热衷草药研究

时间:2020-07-20

汽车维修员兼中医师‧许明福热衷草药研究(森美兰.武来岸)马来西亚早期的中医师多数在半工读的情况下完成中医课程,而修读中医课程者的工作可能与中医药一点关係也没有,形成工作是本业、中医看诊是副业的现象。现年55岁的汽车维修员许明福就是典型的例子,他人生有超过一半的时间都在替人修车挣钱养家,直到96岁老父亲因年老力衰逝世后,才激起他要修读中医的志向。如今已年过半百,却是他投入生草药研究、应用生草药治病最感兴趣和热情的时候。老父生病决定报读中医许明福医师叙述与中医结缘的经过时说,他不是读书的“料”,所以中学毕业后就报读工艺学院,至少掌握了一门技术,日后找吃不困难。学院毕业后,他投入汽车维修服务业,筹足资本后与朋友开设汽车维修厂,直到现在。他提到,1995年,向来身体无恙的老父亲突然染上感冒,虽然只是轻微,但许家不敢怠慢,赶紧把老父亲送往看诊。医生检查后表示老人家年事已高,身体衰弱才会感冒。医生也坦承无药可施,唯一能做的就是替老人家打“补针”维持生存能力。他们因此把老父亲接回家照顾。许父回到家后就一直卧病在床,有一天要自行起床时因为身体乏力而不小心跌伤,可是伤口却没有血迹。眼看着父亲生病自己却无能为力,他想,如果他是一名懂得医术的中医师该有多好,能够给父亲养生调补,让父亲活得更久、更好。96岁高龄的许老先生在患上轻感冒一星期后去世,巧合的是,许明福替父亲办完丧事后看到一则吉隆坡中医学院招生的广告,这是他找回兴趣、弥补无法治疗父亲而遗憾的时机,他不作考虑就直接拨电报读。退休仍学习专研草药他以“住在乡下”来自嘲见识不广,不知道原来中医也有课程可以报读。其实,当时民间或传统中医大多数是祖传师授,自学而成,随着时代的进步,中医逐渐成为一门更具系统化的课程或学系,让有兴趣者报读。他说,当年的吉隆坡中医学院是由李立明教授担任院长,林天明副教授也是他的授课老师。他非常感激恩师们用心教导,因为所学一切令他受惠无穷,尤其生草药是他最擅长和热衷的科目,即使退休也乐于花时间和精神继续学习。许明福从1995年完成中医课程后,开始行医和研究本地草药至今有二十年的经验,在学习过程中不但接触许多奇难杂症,也在草药的运用方面得心应手。不过,他坦承没有做记录的习惯,所以,许多应用草药的经验和效果都没有被记载,如有需要时,多数是凭记忆用药,实属可惜。生长于橡胶园从小接触草药出生雪邦“大芭”(橡胶园)的许明福从小就接触许多生长在胶林和山区的植物,他的母亲运用各种山草药来治疗伤痛和疾病,常见常用的草药有“崩大碗”治感冒和喉咙痛,不过,当时人们对草药的认识和运用其实不多。“那时候是马共革命年代,许多参与革命者遭受鎗伤、刀伤,村民就利用`山大颜’或称`山大刀’的草药来治疗负伤者,这些都是很常见的草本,随手可得。除了跌打损伤,还可治外伤出血、蛇咬伤、疮疡肿毒、下肢溃疡等。”掌握药性适当运用他声称,以前缺乏医药设施的年代,山大颜这类草药是人们最常和最好用的药。不过,随着城市开发,许多生草药渐渐减少和绝迹。他提出,许多草药都是很好的药物,甚至一些可用于治疗危疾,例如含有剧毒的海芋(一种芋头类),曾有人高烧至全身发黑,服用海芋搅成的汁后,病情获得缓解。不过,他提醒,海芋用于非危疾时必须久煮方可以食用,否则会有舌麻、心跳加速,甚至死亡的中毒现象,使用时必须谨慎。他强调,只要知道草药的特性和适当运用,再毒的草药都可以救人。这也是为何他热爱钻研草药的原因之一,尤其本地生草药,加上老师的指导,让他沉沦于兴趣之中,难以自拔。常夏无冬气候湿热本地草药更适本地人许明福医师对本地生草药的运用皆有心得,认为本地生草药因气候和环境变化,比起许多入口的名药或草药更适用于本地人。他说,大马常夏无冬,气候湿热,加上热爱煎炸类等“热气”的饮食文化,形成黄疸等湿热病病机,恰好本地的草药因为大马的生长环境,具有治疗湿热病或地方常见疾病的特点。“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住在高原的人常见患上寒症,需要温热的药,正如长百山的人参适用于治疗当地人的寒症,反之,居住湿热地带的我们如果不是寒症却经常服用人参就会有反效果。”他提出,现代人喜欢“翻书吃草药”,只要书上或听人说好就找来吃,也不管自己是否适不适合的问题,最后吃出病来,严重的还丢了命。“有些草药有的人吃了有效,有的人无效,这主要是体质不同所致,例如有些人吃榴槤没有问题,有的人吃一点就喉咙痛、发热,虽然水果或草药错吃影响不大,但一旦大量食用,后果可能不堪设想。”所以,他认为,吃前必须了解草药的药性,并根据体质用药。草药非神药急病应送院治疗许明福指出,早前的中医多数是祖传师授,再自学而成,即使后期有中医课程可上,但是要了解本地草药的特性并灵活运用,需要不断使用、观察和研究,累积更多的经验才能有信心治疗病人。他说,以前的中医课程并没有太多关于草药的理论,本地草药更是少之又少,需要靠医师或草药师进行研究、累积使用经验再传播。他提出,有些草药在药典里没有记载,有的虽已记载,但无人“发现”,例如“水蜈蚣”,近年来才有人广泛用于治疗骨痛热症,尤其发病初期使用效果最好。不过,他提醒,“水蜈蚣”也叫“发汗草”,不适用于体虚多汗者。“使用草药以前仍要经过中医辨证论治,至少处方的人要有中医的基础。而,从事生草药工作或中医,有责任教育民众正确使用草药。”他强调,草药不是“神药”,并非所有疾病都可以治疗和治癒,尤其急性疾病患者应迅速送院治疗。他认为,从医者要有医德,如果没把握,就应该建议病人到诊疗所或医院治疗,同样的,没有医学背景的人也不要胡乱给病人,尤其急性疾病患者处方,一旦吃错药或延误治疗,很可能因此赔上一条人命。许明福Profile56岁,来自雪兰莪雪邦,工艺学院毕业后,与友人一同经营汽车维修厂的事业。原以为汽车维修就是终身事业,却在父亲离世的机缘巧合下报读吉隆坡中医学院,从此踏上中医的列车,开展学医、从医的人生旅途。在学习的过程中也发现研究及应用生草药乐趣,即使年近退休龄,也积极投入生草药的研究与推广。目前仍是一名汽车维修人员,业余时间则提供看诊、生草药讲座、草药园管理等。/良医‧文:包素菡‧2016.01.18

相关推荐